| 水电

中国工程院院士傅志寰:“铁路是三峡工程的直接受益者之一”

2018-07-16 08:54:21 三峡小微 作者:田宗伟

中国工程院院士傅志寰在今年5月召开的三峡工程管理研讨会上说:“铁路是三峡工程的直接受益者之一。我是三峡工程的粉丝”。

摄影:郑斌

傅志寰

曾任铁道部部长,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委员。参加、主持了我国韶山1-4型电力机车和我国第一列电动车组研制工作,是我国电力机车领域的开创者之一,撰写了《建设大能力铁路通道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铁路技术体系》、《开创具有中国特色的铁路创新之路》等文章,多次组织我国铁路高速试验并获得成功,是我国铁路大提速的主要推动者和决策者之一。

傅志寰说

铁路是三峡工程的直接受益者之一。1998年长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水,京广铁路受到严重威胁。当时作为铁道部的负责人的傅志寰,去了汉口北面的二道桥、三道桥,那里有一段铁路被水淹了。接着京九铁路告急,在现场坐镇指挥抢险的领导明确指示,要全力确保京九铁路畅通,结果是花了很大代价保住了铁路。其后,不管哪年长江发大水,铁路部门都忧心忡忡。如果铁路干线冲断了,整个运输就全都乱套了。自从有了三峡大坝,情况就好多了。

他是三峡工程论证阶段性评估的参与者,先后参与了中国工程院组织的两次评估。他受命组织一个团队负责财务经济部分。结果可想而知,经济效益非常好。那段时间,他和有关人员一起进行了现场调研,初步结论是防洪、发电、航运成就都很显著。

前段时间,按照中国工程院的要求,傅志寰写一本回忆录。在审稿时,有人建议他把关于三峡工程的一段文字删掉。傅志寰问为什么,他们说“三峡工程有争议,你是搞铁路的,为什么要参与其中呀?最好回避一下。”傅志寰说别的可以删一删,但这段不能删,因为他是受益者,又是评估的参与者。有关三峡工程决策、建设过程,他看过许多资料,正面的、反面的意见,都知道不少。不管别人怎么说,他经过思考,认为三峡工程是个伟大的工程。

资料图片

2004年他在全国人大财经委工作时,组团参观了巴西伊泰普水电站。参观前看了一个宣传片。片子是从一个女孩做梦开始的,她梦见大坝建成后家乡变得越来越漂亮了,到处是草原、碧水、蓝天……这些内容跟自己原来想象的不一样,他想象中的宣传片,应该是推土机、大吊车、浇筑大坝的宏伟场面。看来,十几年前巴西就注意宣传环保理念了。那时国内生态意识还不强,要的是建设规模和速度,真正重视生态是近些年的事。目前,公众对三峡生态议论还不少,不是一点道理也没有。前些年,在中国工程院对三峡工程进行阶段性评估的时候,也发现了问题,但这些问题的源头不在三峡集团,不在三峡工程本身,而是长江上游环保的历史欠账反映到了三峡工程上了。不了解情况的人把问题都算到三峡工程头上,这不客观。在听了三峡工程管理研讨会上的报告后,解决了他的一些疑惑。三峡集团在环保方面有很多作为,希望加强宣传。

资料图片

由于职业与运输有关,他说,当初设计三峡船闸时,没有预测到航运会发展得这么快,现在运量翻番了,建议科学配置资源。配置资源靠什么,主要靠市场。另外,建议对过坝物资进行分类分析。据他的观察,过坝物资比重大的是砂石料、建筑材料、铁矿石。从长远看,经过供给侧结构改革,这些物资的运输量要下降,运输能力会腾出不少。三峡船闸过闸的能力是有极限的,因此要作好科学的分析。

北极星电力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