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电

访荷兰企业局生物质能和生物经济领域高级专家Kees W.Kwant——最大限度提高资源附加值

2019-12-06 10:39:14 国家能源报道 作者:于琳娜

荷兰企业局是荷兰经济部下属机构,搭建生物质、生物经济合作桥梁是其职责之一,其中也涉及材料、能源、国际合作。Kees W. Kwant先生是荷兰企业局的生物质能和生物经济领域的高级专家,他主要负责将荷兰研究领域和产业连接起来,为发展生物经济和生物能源提供更好的支持。近日,在荷兰王国驻华大使馆,他向记者详细介绍了荷兰生物质能和生物经济发展现状及相关经验。

(来源:微信公众号“国家能源报道” ID:gjnybd 作者:于琳娜)

一直以来,荷兰在提高能源效率、可再生能源种类方面进行着持续努力。据荷兰王国驻华大使馆农业参赞武田富介绍,荷兰是农业大国,其下一个大目标是进行循环经济可持续发展,提高生物质能占比。

荷兰在2007年提出发展生物经济概念,其在未来的低碳经济中将扮演重要角色。武田富参赞表示,在这方面荷兰已经拥有非常领先的公司,包括生物质喷气燃料、生物炼油等;目前在荷兰,生物经济涉及到的行业也很多,生物材料、生物化学都在此之列。未来荷兰将依赖技术路径,提高技术表现、成本效率等,来进一步发展生物经济。

谈现状:发达农业为生物经济打基础

《中国电力报》:荷兰为什么会如此重视生物经济?

Kees W. Kwant:单纯从人口数量和国土面积来看,荷兰不是一个大国:总人口1700万,面积4万平方千米。但从农业角度来看,荷兰是一个农业大国,农业高度集约化,农产品出口额居世界前列,这为荷兰发展生物经济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我们对生物质行业的前景非常看好。我们经常思考一些问题:生活垃圾、厨余垃圾数量众多,这些垃圾也是资源,如何将其变成能源?荷兰是工业化程度很高的国家,在鹿特丹,有很多以化学为主要业务的公司,那么如何让化学行业变成可持续的行业而不是污染的行业?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很害怕气候变化。荷兰是一个低地国家,三分之二国土低于海平面。如果不抑制气温上升,后果是很可怕的。所以我们定下来严格的碳减排目标:到2030年温室气体减少49%。

《中国电力报》:荷兰的生物经济对各行业的影响体现在哪些方面?

Kees W. Kwant:可再生能源非常重要,我们一直在这方面下功夫。在我们的努力下,供热、供电方面使用的可再生能源比例不断上升。2006年开始,我们在生物质能方面发力了。目前,生物质能已经成为荷兰可再生能源最主要的来源,2017年占比达到61%。

但现在我们在建设更多风能、太阳能,未来几年,风能和太阳能可能很快超过生物质能,预计到2023年占47%。荷兰用不同的技术为生物质能开发添砖加瓦,生物质取暖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了,垃圾发电占比在走高,沼气占比也在上升中。我们还升级了沼气技术,传统的沼气填埋池太落后了,我们改成有机发酵、动物粪便生产沼气,效率更高。

我们还对传统燃煤电厂进行改造,用生物质替换煤炭进行发电。这种替换从2006年开始签长达十年的合同,现在已经开始签新的合同了。此外,生物燃料的占比一直在上升,今年目标是达到12%。

荷兰对生物质的需求非常大,单靠本国的生产是不够的,因此需要进口。但在进口生物质方面,我们有严格的标准。我们十分在意生物质来源,必须来源于林业、农业等环保可持续的行业。

谈补贴:所有可再生能源发电均参与反向拍卖

《中国电力报》:荷兰对生物质发电的补贴政策是怎样的?补贴来自于何处?

Kees W. Kwant:我们的生物质能被称作“SDE+计划”,由政府财政支持。关于电价的算法,简单来说就是以平均成本为基数,然后有一个上浮价格。关于补贴,每年政府提供两次反向拍卖机会,价格从低向高排列。参加拍卖的不仅仅是生物质能发电,还有风电、太阳能发电等可再生能源一起竞争,而不是分小类别分别拍卖。今年签约的补贴力度为50亿欧元。

自2012年荷兰推出反向拍卖后,可再生能源发电的签约金额一直呈现出上涨趋势。在后续几年,太阳能发电的占比会越来越高,因为太阳能越来越便宜,降价很厉害,大家更愿意签约这种能源形式。我再次强调这是一个整合的系统,不同的可再生能源都接受补贴,没有区别对待。

但是从项目签约到真正把电用起来还是需要时间的。从2016年开始到现在,还有一些项目没有完成。2016年之前签约的项目都已经完成了。

我们补贴的是差价,即市场价格减去成本价格的差额部分。大家都很关心的一个问题是:钱从哪里来?答案是来自于消费者。补贴包含在消费者的水电费账单之中,每年每位消费者会交100欧元,未来可能上调到每年300欧元。我们希望通过国家支持可以让更多的投资者关注可再生能源。

《中国电力报》:在荷兰的生物经济方面,还有哪些值得关注的情况?

Kees W. Kwant:我们还有生物炼油厂、沼气升级工厂、生物甲烷等,其中生物炼油厂可以用到很多可再生资源。

在循环经济中,废弃物和残渣做二次利用、减少垃圾生成、产生更多能源具有很重要的意义。这样一个新兴循环经济概念也是我们国家非常重视的方向,通过这样的生物炼油厂创造更多价值,生物质首先做高附加值的产品,比如化学品等,剩余部分再进行利用。

举例来说,甜菜最主要的用途是用来制作糖,然后我们把剩余的残渣收集起来充分利用,生产饲料、肥料(甜菜土)或能源,同一棵甜菜的附加值就大大提升了。

我们希望在未来,可以实现最大程度去减排,希望生物质可更大程度、更大范围地被利用。

谈经验:补贴范围可适当扩大

《中国电力报》:在鼓励生物质发展方面,您认为哪些“荷兰经验”值得学习?

Kees W. Kwant:中国可以向荷兰学习的一点是:生物质补贴的范围可以适当扩展,不仅仅是发电有补贴,供热等领域也可以给予一定补贴。

此外,荷兰现在处理垃圾的方式比较先进,除了垃圾焚烧发电以外,还有填埋生产沼气的处理方法。据我所知,目前中国大部分垃圾还是通过填埋来处理,政府可以建传统的沼气池,实现废物利用。

荷兰在生物质能源管理系统方面,在制定政策时,想到的不仅是能源部门,还有交通、市政乃至税收、银行等,这是一个整体,多部门联动可以解决很多问题。而且在此过程中我们秉承精细化管理、公平化原则。

中国与荷兰在生物质合作方面有着很大的潜力,我非常期待未来两国的深入合作

《中国电力报》:荷兰的减排目标雄心勃勃,要实现减排目标,荷兰采取了哪些措施?

Kees W. Kwant:我们已经与各行业签订了相关协议。

我们希望电力行业零排放在2050年实现,这就需要更多的创新,更多的创新解决方案。同时,我们在居民住房方面,提倡零能源住宅,尽量减少能源消耗;在工业方面,我们希望更多行业依赖于环保的生物质能;在交通出行方面,我们提倡生物质燃料和电动汽车。

要实现这样一个宏伟目标,需要进行多方面合作,这涉及基础设施建设问题,以便在供给端实现可再生能源充足供应。所以,荷兰企业局一直在努力与各政府、企业、交通部门合作协调,希望最终能实现这样的目标。

谈转型:用沼气逐渐代替天然气

《中国电力报》:荷兰是怎样实现生物质供暖的?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Kees W. Kwant:生物质生产的总量很有限,所以我们需要提高效率。打比方来说,工业锅炉效率很高,但家庭锅炉效率很低,有的家庭用生物燃料去做烧烤,那效率就更低了。其次,生物质的清洁度很重要,工业锅炉很优秀,但家用锅炉清洁度较低,PM10、氮氧化物、碳氢化合物等有害物质占比还是比较高的。所以我们有一个持续努力的方向:让锅炉变得更清洁。

此外,我们在余热再利用方面下足了功夫,发电的余热可以满足取暖需求;垃圾焚烧项目的焚烧余热也可以通过供暖得到充分利用。

举例来说,一个城市产生的城市垃圾,有机垃圾部分可以直接去沼气池,还有一部分通过焚烧可以实现发电、供暖等。所以垃圾是资源,不能只靠填埋处理,一定要利用起来。现在,鹿特丹垃圾焚烧站可以处理130万吨垃圾,可实现智能供暖。

关于取暖的价格,大家都想知道居民是如何付费的。在这里我们有一个大的原则,那就是你采用环保方式取暖的价格,不会高于采用天然气取暖的价格。

《中国电力报》:荷兰沼气池的发展现状是怎样的?是什么促使荷兰推动“气转型”战略?

Kees W. Kwant:我们生产的沼气,最开始是使用传统的填埋池,但我们认为这种方式太落后了,所以现在改成有机发酵的方式。虽然现在荷兰还有一些遗留的传统沼气池,不过我们已经不再批准新的沼气池的建设了。

荷兰用有机废弃物和粪便产生沼气。农业垃圾、食品垃圾、厨余垃圾都可以用来生产沼气,最终生成电、热等。在荷兰,你可以随处看到沼气循环经济模式。沼气的利用方式多种多样:供电、供热、农业温室、交通出行等。

荷兰的Gastransiton开采天然气时发生了地震,这件事直接促进了政府下决心转型,天然气不足部分用绿色沼气代替。这种沼气与传统沼气不同,经过升级后与天然气质量等同。

厌氧消化、厌氧分解是很好的生产沼气的技术,沼气也是风能、太阳能的补充。它变废为宝,把垃圾变成可利用的能源,所以我们十分重视沼气行业的发展。


北极星电力网官方微信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