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电

投入千万后 热电联产小机组仍“进退两难”

2018-12-06 12:27:20 北极星电力网 作者:Brienne

“环保文件一个接一个,今年我们都忙晕了头!”安徽某发电企业员工对北极星电力网说,“现在我们几个小电厂超低排放改造工作都已经做完了,但是新要求下来之后又要再进行改造,而且就算达标了也有被关停的可能……”

近日,北极星电力网从安徽某发电企业了解到,宿州市大气污染防治联席办公室于2018年8月下旬下发了一份《关于加快燃煤电厂白色烟羽治理的通知》,该通知要求宿州部分发电企业在稳定超低排放的基础上深挖潜力,加强管理,继续进行治理白色烟羽等改造。但是,在这一系列要求的背后,如今的热电联产小机组在投入上千万环保改造资金后,却依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

煤电去产能+环保 各地要求逐步趋严

2016年,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打出了煤电去产能“组合拳”,一时间,“煤电机组停建、缓建名单”成了各大电厂紧盯的焦点。与此同时,国家和社会对环保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燃煤电厂就不得不面对去产能和环保的双重要求。

在2016年底,《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 年)》这一总领性的文件终于下发,该规划要求“力争淘汰火电落后产能2000万千瓦以上,30万千瓦级以上具备条件的燃煤机组全部实现超低排放”。在去产能的要求下,30万千瓦以下机组首当其冲。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淘汰关停不达标的30万千瓦以下煤电机组”。

今年上半年,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打响,各地纷纷对全口径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工作做出时间限制,对不达标机组的处置措施没有最严、只有更严!(相关阅读:再施压|地方比国务院更严!煤电机组未完成超低改造立即停产)

已完成超低排放改造仍要停机“减排”

北极星了解到,到2017年末,我国30万千瓦以下的煤电机组大约为1.5亿千瓦。随着各地大气污染防治计划的推进,这1.5亿千瓦机组中的很大一部分已经在今年10月底前完成了超低排放改造。但是,这些机组在达标后又出现了立马“被停机”的现象。

随着 “雾霾季”的来临,各地为保空气质量纷纷下发紧急临时特别管控措施,北极星发现,已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燃煤小机组也被排在了“重污染天气预警企业限产减排”一类文件的前列。

“我们的几个小电厂即使是达到超低排放标准了,还是不让满负荷发电,最多只让开一半的机组。”安徽某发电企业员工对北极星说。

众所周知,国家对进行超低排放改造的机组会实施环保电价政策以补贴电厂对环保改造的投入。但是,若机组不能够满负荷发电,燃料就得不到充分的燃烧,排放物定会超标,那这一部分环保电价就得返还,更不用说停机不发了。况且,低负荷发电还会带来环保设施的消耗、环保电价的损失和排放物超标的多重风险,频繁启停更会对机组造成伤害,而停机不发同样也浪费了高达数千万的环保投入资金, 这些都已经成了整个火电行业的问题,而小机组的抗风险能力更弱,所以矛盾更加突出。

超低排放后再加“消白”要求

2017年,被称之为“最严排放标准”的浙江省《燃煤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征求意见稿)就提出,“位于城市主城区及环境空气敏感区的燃煤发电锅炉应采取烟温控制及其他有效措施消除石膏雨、有色烟羽等现象。”此后,浙江省还给出了石膏雨和有色烟羽测试技术要求。

今年3月,天津要求深入实施重点行业提升改造,对全市20套公共煤电机组实施“白色烟羽”对标治理。随后,山西临汾等地也发布了《关于督促加快钢铁、焦化、燃煤电厂白色烟羽治理的通知》。

但是,北极星了解到,对于白色烟羽治理的标准和应该选取的工艺路径,多地缺乏具体要求,这就导致了不少小电厂不知该不该、又该如何进行改造的问题。安徽某发电企业员工向北极星表示:“我们小电厂在刚刚完成的超低排放改造中已经拿出了数千万的资金,现在很难再马上追加一笔资金投入。况且,地方没有具体要求,只说要‘消白’,如果一旦检测不达标肯定会被关停,但是即使达标了我们也不确定哪天就会被关停掉。”

担着供暖任务的热电联产机组不能一关了之

早在2016年,时任华电集团副总经理的邓建玲在接受《中国电力报》采访时就指出:“热电还是以公益性质为主,因为它和人民生活切实相关,我们不能指望热电去挣多少钱,而是以服务为主,以民生为主,以全面推进城镇化进程为主。应该保持它的公益性,保本微利。所以说,热电更多地是社会热电、责任热电。”

北极星此前在梳理各地2018年煤电行业关停机组名单时就涉及到了一家陷入了“关与不关”进退两难难题的企业。

该企业位于河南郑州,拥有两台13.5万千瓦已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热电联产机组,但是,这两台机组又都被列入到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的关停计划当中,该方案预计2019年10月底前完成对这两台机组的关停工作。河南该企业负责人向北极星表示:“目前,我们公司还承担着当地的供热任务,可是自从这个关停计划出炉之后,给我们的正常生产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员工也人心惶惶。试问,如果我们真被关停了,谁来给当地居民供热?”

上个月,华能北京热电厂4台燃煤机组已经作为采暖季应急备用机组应急启动。承担着供暖任务的热电联产机组岂能一关了之?

对于解决措施,国务院及各地印发的《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的确明确提出了“建设超低排放燃煤机组等量替换不达标的30万千瓦以下关停机组”。但是,在能源转型的大背景下,“上大压小”并不太适用,何况现在面临该问题的更多的是已经投入了上千万环保改造资金的热电联产小机组。现有资源到底该如何处置,如何要求,如何利用?热电联产小机组“进退两难”。

北极星电力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