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输配电

上世纪80年代 改变柳市低压电器走向的几个证书

2018-06-25 08:45:40 乐清日报 作者:黄小双

1988年是乐清低压电器产业发展历程上颇为重要的一年,那年乐清四家企业经省、国家级有关部门审核、认定,率先领到低压电器生产许可证。

周方明,这位浙江大学1965年本科毕业生,作为这一历程的亲历者、践行者之一,可谓目睹了低压电器在乐清扎根发芽并长成参天大树的重要过程。

周方明接受记者采访。

乐清日报全媒体记者刘言勇摄

徘徊在十字路口的低压电器

周方明是原慎江乡曹田村人,1960年,他从温州中学毕业,考取了浙江大学电机系。毕业后,被分配到上海汽车电机厂从事产品开发设计,1972年调回乐清。

上世纪70年代末,乐清柳市片区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了一些电器行业作坊,当时业内人几乎不懂这些电器有何用途,更不知道各种电器的工作原理、质量要求。

县工业经济委员会领导听说周方明后找到了他,将他作为技术人员调到工经委,周方明才有了用武之地。

当时柳市片区有哪几家企业,生产哪些产品,周方明了如指掌。

1979年后,柳市后市街形成了低压电器一条街。销量越来越大,质量问题也越来越突出。甘肃天水一家水泥厂使用柳市生产的断路器产品,开工试运行时断路器失灵,生产也随之停止,导致很多水泥报废。这家企业发了好多电报到柳市,要求予以解决,后来还是周方明前往天水解决了事。

1983年,国家机械工业部(简称机械部)派员到乐清了解情况,研究解决办法。时任机械工业部电工局局长周鹤良说:“我们去温州调查,当地气氛很紧张,产品质量也确实差。一些人到上海专找一些破产的电器厂,像收废品一样用麻袋把开关买回乐清柳市来,洗洗涮涮、敲敲打打就又卖出去了。”

周方明后来才知道,当时机械部为此受到国务院领导批评,说连小小的低压电器都管不好,好多人跑到国务院来反映了。

当时在县府办工作的卢友中记得,国家6个部委办联合发文,多次派人来调查,给温州、乐清地方领导施加压力。1986年,温州市工业经济委员会成立领导小组,以主任陈宝民为队长,对柳市低压电器实施调查、打击和整顿。

柳市低压电器的发展走到了十字路口。

可能是乐清最早的一张低压电器生产许可证。颁证时间为1988年1月。德力西集团供图

求精开关厂早期宣传图册内页,印有当时该厂取得的生产许可证。正泰集团供图

三个半小时的谈话

1987年初,一封来自国家机械部的信寄到乐清,称第三批机床电器许可证发证工作会议要在浙江富阳召开,要乐清派人参加。乐清派县工经委工程师周方明、县机床电器厂厂长陈通煜参加。

“会期三天。第一天,机械部质量安全司副司长曹芳颐通报了全国机电产品质量动态,特别提到柳市低压电器严重的质量问题。”周方明对那次会议依然记忆犹新。

第一天会议结束后,机械部许可证办公室主任焦平生突然找到周方明,说曹芳颐副司长要了解乐清柳市低压电器的情况。

一听大领导要找他谈话,周方明有点紧张——自己是技术人员,只会一门心思钻研技术,平时很少与领导打交道。他赶紧打电话到乐清请示分管工业副县长赵崇锡,晚上如何向曹副司长汇报。

“当时赵副县长就跟我说一句,‘老周,柳市电器行业你最熟悉、最懂,你怎么想就怎么讲’。”周方明回忆。

是啊,近十年时间几乎都在柳市企业做技术指导,自己对柳市电器比一般人更了解,也更有感情。想到这,周方明有了自信:“把自己了解的东西原原本本讲出来就行。”

晚上8时许,周方明、陈通煜与曹芳颐坐在一起。周方明向曹司长作自我介绍后,便从低压电器质量的话题展开。

周方明精准的分析,以及对柳市低压电器的了解程度,让曹芳颐副司长听得饶有兴趣,一边听一边记,还不时提问。

周方明说,现有的国有企业已不适应市场经济的发展,乡镇企业(或个体企业)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他提出,在对柳市低压电器实行打击、整顿的同时,要给予必要的帮困和扶植,只要柳市人愿意把自己的产品质量搞好,国家应予以引导。

听到“引导”二字,曹芳颐眼睛一亮,马上就问,“怎么引导?”

周方明说:“比如,乐清翁垟矿灯前不久领到了生产许可证,是因国家煤炭部责成上海煤机所,既打击又扶植的结果。机械部也应该采取这种政策,关上一扇门,就要打开一扇窗,不然就会把这个产业打掉、打死。”

“机械部要引导企业申报低压电器产品许可证,哪怕是扶植一个、两个企业先拿到,以点带面,允许生产了,质量才会上去。”

“讲得有道理,我先考虑考虑。”曹芳颐笑着频频点头。周方明心想,这次肯定有戏了。

或许是对乐清电器的强烈情感,平时与局长说话也不太利索的周方明,那晚竟然讲了整整三个半小时。

曹芳颐后来谈到,机械部一直管理大型全民部属企业,对量大面广的乡镇企业,或那些前店后厂作坊式企业,确实是底不清、少办法、无经验,因此很希望听听基层的真实意见。最后,他拿了一张调查表格,让周方明带回去仔细填好,并提出会议结束后,自己要到乐清先考察考察。

四企业获五许可证

第三天会议结束后,周方明与陈通煜连夜乘车赶回乐清,将这次谈话内容向乐清县领导和温州市驻柳市低压电器整顿领导小组作了详细汇报。

果然,曹芳颐在会后第三天来到乐清。乐清县选取了新华开关厂、机床电器厂、乐清县开关厂三家作为其参观企业。经过考察,曹司长口头答应:允许部分比较好的企业申领产品生产许可证,以点带面,促进乐清的企业发展。

曹芳颐回京后,时任乐清县副县长的林建伟对周方明说:“乐清电器年年受打击,一些企业因此难以承受,我们当领导的也难以应付。你一定要将产品生产许可证拿过来,哪怕只有一家企业开个头也好,零的突破,做个典范。”

周方明立了军令状。根据自己对企业的了解,他认为新华开关厂、万家开关厂、佳利开关厂、求精开关厂四家企业可以先创造条件申请。这些企业的负责人比较重视产品的质量,拿到产品生产许可证的愿望比较强烈。

于是乐清马上行动起来。受新华开关厂、万家开关厂、佳利开关厂、求精开关厂四家企业的委托,周方明负责起草报告,通过乐清县、温州市、浙江省的逐级申报,向国家机械部低压电器产品许可证办公室提出申请。

申请是打上去了,但是想获得许可证需要很多材料,包括产品图纸、测试报告、产品标准化、企业管理等等材料。

产品的图纸没有,万家开关厂到上海电器科学研究所准备买一套图纸,对方开价要28万元。当时,一个工人的月工资不足200元。没有图纸,许可证最重要的一步就会被搁浅。

看到企业为难,周方明决定自己来画。他根据自己所学专长,将产品的零件和部件进行分解,从正面、剖切面等不同角度去画,寻找共同的参数,硬是将这些产品一笔一笔地画出来。对那些有初图基础但不完整、不统一、不正确的图样,他请其他懂行的技术人员一起修改、完善。当时周方明是经委工作人员,白天上班,只能在晚上一笔一笔画。

他记得求精开关厂就设在柳市新市街的两间房子里,典型的前店后厂。为帮助这家厂准备验收材料,周方明一下班就跑到厂里,一直忙到深夜。没有公交车没法回乐清,周方明和南存辉的娘舅一起,在车间里铺上席子,点上蚊香,席地而睡。天亮时,又匆匆赶到乐清上班。

1987年底,省机械厅派人来乐清,对这四家企业的五个产品进行了初级验收。1988年初,国家机械部派人来四家企业终审验收,两个月后,新华开关厂、万家开关厂、佳利开关厂、求精开关厂这四家企业获得首批由国家机电部颁发的5个生产许可证,当时佳利开关厂获得其中的2个。创办于1985年的佳利开关厂,为提高产品质量,高薪聘请了上海两名工程师。正是该企业的产品质量意识,第一次就拿到了两个生产许可证。

生产许可证的后续故事

6月7日,记者在市区华侨新村见到了年已80高龄的周方明,他声音洪亮,中气十足,思路清晰。

周方明在上海呆了整整8年,他研发的电机被用在军用直升飞机、坦克上,研发的磁电机用于高程炮上,在抗美援越作战中,击落了一架美国飞机。当时抗美援越部队给上海汽车电机厂写了一封感谢信,并附上了当时飞机残骸照和美机飞行员照。

由于妻子儿女都在乐清,照顾家庭很不方便,1972年周方明调回乐清。

在获得第一批低压电器生产许可证后,1989年乐清开始第二批许可证审报,有精益开关厂、侨光电器厂、兴华电器厂、万家电器元件厂等13家企业共28个产品在内。第三批43家、第四批84家企业……都前前后后陆续申报了产品生产许可证。

在乐清电器中,占很大比重的DZ47小型断路器系列产品图纸,也是由周方明按原复制图纸整理出后,提供给乐清企业使用。

周方明还给许多企业做了业务知识、企业管理和质量管理的培训,为企业申报许可证的硬件、软件作了大量工作,帮助乐清电气行业快速成长。

随着电气产业的发展,一批又一批的大学生涌入了乐清,不少企业拥有了自己的研发团队。周方明也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悄然地退休养老。

如今的电气产业已成为乐清市工业经济的最重要支柱产业之一,乐清2500多家企业获得3C认证证书35000多张。不久前,国家质检总局发文批复,正式同意乐清为“全国质量强市示范城市”创建城市。

多年以后,原先的求精开关厂变成正泰集团和德力西集团,成为全国电气行业的标杆。南存辉、胡成中等企业老板都认同:“这包含着周老师、周工的栽培之功。”

南存辉一直尊称周方明为周老师,正泰集团上市举行答谢宴,特意邀请周方明出席。答谢宴上,南存辉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并特别感谢周方明,“正泰最初的发展,周方明老师功不可没。”南存辉频频向周方明敬酒,平时滴酒不沾的周方明,说自己那天也喝得有点醉了。

北极星电力网官方微信